感恩节学校放了一周假期。其实从前一周的周五开始美国人民似乎就已经无心工作,准备高高兴兴地回家过节了。人们纷纷以Happy Thanksgiving作为接头暗号,约定着跑路的时间。整个实验楼充满着祥和的气氛。

国际学生感恩节自然是无家可回的。我原计划是从超市买盒现成的火鸡肉,抢在Fran展开攻势前吃完。一公对我的计划很是同情,提议我们可以趁此机会开车在美东附近旅游一圈。买车后我还未在美国自驾游过,对这个提议不可谓不动心 (留学生在这边买车的过程也挺有意思,有时间可以另开一贴)。我们稍微查了一下,马里兰附近2个半小时车程就有一个国家公园。我把一公的提议广播后在群里颇有应声,最后出发的除了我和一公,还有金将军、煜哥以及我的本科同窗大乔夫妇。我生性是怕麻烦的人,旅游向来不爱列计划,意料之外才有所惊喜,当然常常也因此卷入本可避免的波折。一公则稳妥的多,他以写每周报告的精神一丝不苟地列了旅行计划并与我推敲了细节,金将军看了不禁击节赞叹:妙啊妙啊。

image

于是我们沿着I-70州际公路驾车出发,此行的目的地是弗吉尼亚州蓝岭山脉(Blue Ridge Mountains)的仙纳度国家公园(Shenandoah National Park)。美国有很多这样的国家公园,本质是政府拥有的自然保护区域。即使是从未造访过任何一处国家公园的人,也必然听过黄石的大名(同时黄石也是第一个国家公园)。不过国家公园大多都在西部,仙那度据说是国会特意在东部设立的。相信不少人听过一首很著名的民谣:约翰丹佛的《乡村路带我回家》(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s),虽然歌词蓝本为西弗吉尼亚,但其中提到的蓝岭山脉和仙那度河的主干正是在弗吉尼亚。仙那度旅游的一点好处是你可以全程驾车缓缓驶在落叶缤纷的公路上,可以很好地重现这首歌的意境了。

image

其实就时节而言,我们来的可能未必是最佳时间。11月初雪过后,我们所看到的仙那度已非优美的旅游画报上那样姹紫嫣红、地面覆盖着各色缤纷的落叶,相对的,冬日的寒风砭人肌骨,路两边是山中未化的积雪,天地间已一片萧条。站在路两边的观景台向下看,目光所见大部分树木已经落叶,只剩下光秃秃的枝干。并不是特别雅观的姿态。路上我们时不时路过一棵奇形怪状的树木,姿态不像是遵循什么光合作用最大化的生物学原理,更像是偏居在这天地一隅后生长地随心所欲了。就我个人而言,看不到落叶缤纷固然遗憾,但是我内心深处隐约更喜爱这清净、无人打扰的冬日图景。妩媚热闹的秋日里这里也许游人如织,但即使是现在剩下的这片惨状,也自然有人欣赏它的磅礴气势。

一开始我们兴致勃勃开着敞篷想要亲近一下自然,马上我们发现这是个蠢主意。两边的动物目送着几个一脸蠢样的人在零下十度的山风中开着蓬瑟瑟发抖。

驾车一段时间后我们决定去山上看看。山的表面覆盖着密林,我们沿着林间小径踏着积雪向上,时不时经过警告附近有熊的告示,同时令人费解地建议你:如果有黑熊攻击你,你总是应该反击!真是莫名其妙,如果真的有黑熊出现并攻击,我能想到最好的对策也不过是装死,或者拄着一根树枝假装自己是一个游手好闲的德鲁伊。幸运的是我们顺利地到了山顶,鸟瞰了山下的风景。

回程时几只小鹿漫不经心地挡住了我们的去路,再三用中英文沟通后她们颇不情愿地让了路。感谢黄总替我们拍下了这张有趣的照片。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