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学校已经快一个月了。刚到的时候琐事很多,现在渐渐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生活,终于有时间简单记录一下感触和认识。

image

到达

巴尔的摩素有“犯罪之都”的恶名。因此这次虽不是我第一次来美国,心情却颇为微妙,难免混杂了一丝不安的心理。恰逢来之前UIUC访问学者Yingying Zhang被同校助教绑架的事情轰动全国。我的发小唱姐是在UIUC读的ms,她一直将所在地形容成一个和平宁静的大农村。如今大农村都出了如此恶性的事件,即将前往罪恶之都的我心情可想而知。

Imgur

经过漫长的二十小时,飞机降落在了BWI机场。此时正是清晨时分,我站在巨大的落地窗边望着异国的碧蓝色天空怔怔出神。虽然担心太早过去公寓那边无人接待可能会露宿街头,但我实在缺乏在机场停留的经验:机场的空调开的实在是太冷了,索性提上箱子出了机场。JHU的中国学生会是提供接机服务的。但我向来不喜欢因为琐事麻烦旁人,加上飞机到的时间是清晨,难免扰人清梦。况且我也深知接机也是老生认识新学妹的重要途径之一,这次我也是和打算避暑的简旎一起过来的,这样的组合我想不管接机者是男女必然都相当不受欢迎。所以下了飞机后自己匆匆打了uber,由于yingying zhang的前车之鉴,征得司机许可后绕着车子拍了好几张照片发给家里备份。司机是个黑人大妈,看了我的举动笑得直打颤:Oh boy!

Imgur

上车后我心情多少有点平复下来,和司机大妈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前几次和uber司机的聊天都是非常愉快的,但是随着次数增多话题难免就千篇一律了。)我也怀念起15年夜泊纽瓦克机场后一路驶向一片金碧辉煌的曼哈顿夜色的印象,不禁嘴角上扬。

城市的景色渐渐驶近。与纽约不同,巴尔的摩downtown的建筑风格非常相似,也非常古老,几乎都是以红砖垒起来的。而且可以见到较少新的建筑,整体上有些灰扑扑的,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这种感觉在驶入市区后被进一步放大:街上非常萧条,都没有几个人(现在想来大概是清晨的缘故),偶尔能看到一个黑人大叔晃晃悠悠地拎着袋子在街口蹒跚,向你投来若有所思的一眼;很多区域的建筑都很低矮,甚至有破败感。引起我注意的是路况非常糟糕,不少道路都坑坑洼洼的,街口上方歪歪斜斜拉过一根电线,别扭地挂着一个路标牌。这些显然都是市政府财政状况糟糕的标志。这大概是我去过的城市中最不发达的市中心了。想到要在这里度过下面的六年,我不禁心情有些低落,也不打算拍什么照片了。我回头看了一眼简旎(出于对司机的尊重,我一般会坐在副驾),她也怔怔望着窗外出神,察觉到我的目光后冲我安慰地一笑后又转了回去。

Imgur
(上图并非我实际拍摄,而是网上找的一张示意)

Imgur

我们的路线是一路向北,穿过downtown进入charles village的区域。司机大妈向我们示意一侧便是霍普金斯校园,我还沉浸在对未来邻居的担忧之中,因此虽然注意到景色已经大为改观(虽然建筑仍是红砖,但是周围已经变成了茵茵绿地,也开始出现不少古灵阁般的沉静大气的高楼),第一时间并没有恢复过来。

到达公寓后很快领了钥匙前往新居。我租的是一个单人studio,因此房间不大,实地看后更是比我想象中更小一点。好在我个人其实对房间大小没有很大的需求,斯是陋室,惟吾德馨。只是简旎颇有微词,认为厨房和卧室没有隔离,油烟味不免太浓。(事实上经过实验测试烧菜不开窗回家确实有种下馆子的味道)。

经旁人指点,学校北边区域白天相当安全。从犯罪地图上也可以看到案件比较罕见。但是晚上一般还是不要出门了。为了争分夺秒,我们初来乍到又没有车,只能无限使用uber前往各个地方购置物件。来不及买床,在walmart买了个记忆床垫也凑合用的。等到夜幕降临,已是万事俱备,看看冰箱里整整齐齐放着两排肉,也称得上是仓廪足了。新买的落地灯一开,做了几个小菜,捧着饭碗看笔记本上的直播,也颇为温馨。

Imgur

第二天清晨我早早地醒了,开窗深吸一口新鲜空气,不由大为振奋。再重新看看窗外的景色,之前的担忧已经几乎扫空了。

三面的巴尔的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