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因为我本科毕业后继续在国内留了一年,我才没有错过这股轰轰烈烈的共享单车之风。这种深具时代印记的产品,必然会成为未来时代记忆的一部分。这里我谈一谈我个人的一些体验和看法。

市面上现在的共享单车种类非常多,参战的各方面军可能达十几二十。有些虽然在媒体上似乎有一定的曝光度(如据说是交大人出品的bluegogo),但我在上海附近从没看过这玩意。在17年劳动节的时间节点上,支配上海地区市场的似乎只剩下了ofo和摩拜。广义上说交大里横行的小绿车也属于共享单车的一种,但是作为电动车定位上其实不同,所以可以分开计算。

ofo

Mou icon

ofo是我接触的第一款共享单车。当时是为了给来学校参观的同学提供代步工具。我对ofo的第一印象相当不错(除了这个名字,有人会管自己的产品叫awful吗),车的质量相当不错,甚至骑乘上比我自己300价位的小黑体验更好。而且门槛也非常低,当时的押金是20元,对于绝大数人等于是零门槛。这无疑在市场竞争上会很占优势。

然后我很快发现ofo系统离谱的地方:一般一个制度如果有一个漏洞可以钻,就可能有潜在危险,而ofo的制度设计完全不靠谱,我当时甚至认为这家公司是来送社会福利的……

原因很简单,ofo的物理锁密码是固定的。所谓的云平台,其实只是管理了一个彩虹库。只要你记住你收到的密码,从此你可以完全绕开云平台自己上下车。甚至你把上面的二维码破坏后,别人就无法再扫取这辆车的密码,等于这辆车就归你私有了……而ofo本身根本不包含GPS模块,软件提供的查找附近车辆不能准确定位,原因就是:系统是根据你手机上下车计算每辆车的当前位置的,换句话说,只要你偷偷把车扛到其他位置,天知道车子到哪去了。

现在ofo还能追踪到市场上多少数量的流动车子,简直是个谜。我相信人的素质性。但是如果企业像我这样去相信,我可以说那就完蛋了。我就看到身边有不少人,利用ofo的制度漏洞随意玩转的。比如获取一辆车后马上保修,可以免去cd立刻去扫取下一辆车,最后只要一部手机就能给浩浩荡荡十几个人配上坐骑……

ofo现在已经完成D轮融资了,资本家当然不是笨蛋,之所以这样荒唐的玩下去在我看来原因很简单,如同虫族的快速铺场,在前中期消灭对手。ofo这样可以将成本降到最低,从而快速增加部署数量从而增加市场占有率。推不下来就GG。

总的来说,我个人并不喜欢ofo这样的方式。我很难容忍去使用这样一个漏洞百出的系统,简直是挑战我的良心。当然这和ofo的起源是有关的,ofo当初的设计是让大学生能够互相共享自己的单车,后来才改为由厂家统一生产。但是许多观念和设计并还没有转变。

听说最近ofo已经开始推出新的带GPS的车型了,可能是与新的关于共享单车的立法有关(要求必须增加GPS模块)。

摩拜

Mou icon

我第一次听到摩拜这个名字的时候是诚哥来访的时候,他一进来就说要找“摩拜”,我联系上下文以为是要“膜拜”总书记,不禁肃然起敬。

由于ofo的体验,我以为共享单车都是这个路数:密码锁加数据库,心下不禁有些鄙夷。结果看到诚哥全程的操作不由得有些吃惊:这正是我设想中的共享单车!

摩拜具有GPS,利用手机蓝牙开锁。与除了二维码毫无互联网元素的ofo不同,摩拜是真正意义的一辆智能车。同样地,加入电子元件也带来了诸多问题:如何供电?如何保修?毕竟相对昂贵的成本使摩拜不能像ofo那样轻易丢弃。

而摩拜的设计者给出了非常成熟的解决方案。摩拜车包含了许多的科技元素:利用脚踏发电,采用了蜂巢式实体轮胎(骑乘体验略逊于充气轮胎,但大大提高了所需的维护周期)。与廉价的ofo相比,摩拜简直是汽车工业级的作品。这也是我长久以来期待的互联网时代的科技作品:用成熟的现代科技解决古老的社会需求问题。

我个人对摩拜的评价很高,我相信它才是未来的产品(如果不被虫族rush死的话)。

值得一提的是,摩拜的押金要求很高(299元),必然会成为一个推广的阻力因素。不过考虑到其高昂的成本价,就当向社会融资了吧。

更新:使用时间长了以后我也发现了许多摩拜的问题,其中一个就是所谓的gps定位并没有那么美好,地图上有许多false postive的点,具有很大的误导性。而且我确实这并不是车被取走后数据库更新的延迟(这几辆幽灵车是常驻的)。

小绿车

Mou icon

小绿车原名易百客。投放数量不多,我也似乎只在交大里见到过。我由于自己有自行车,几家里反而是小绿车用的最多。一般需要的场合主要是需要跑远路(比如去学校外面下馆子),或者需要带人的情况。一般来说市场上不错的电瓶车价格都要上千,我等穷苦学生党肯定不会轻易尝试的。但是体验小绿车后我才理解到,为什么学校里的韩国留学生都喜欢骑着小电驴来去如风:活动半径实在是太大了,即使我这样住东边庙门外的,也能每天早上去西边拖鞋门那买煎饼(闵行校区的跨度还是比较夸张的)。

共享电瓶车和单车有一个非常大的区别是,电瓶车是需要充电的,这也是骑电瓶车最不潇洒的一个环节:你必须每天拎着沉重的电瓶上下楼,比较痛苦。而对于共享电瓶车这份痛苦就转嫁给了提供者,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去做电瓶的更换。我就经常看到晚上有人蹬着小三轮满学校地给小绿车换电瓶,以自己的辛苦换取别人的潇洒,我不禁再次肃然起敬。可能换成插桩充电的会好一点。

不管怎么说,每晚骑着小电驴在料峭春天的晚上吹着夜风回宿舍,成了我在交大最后的记忆。

更新(2017/10/05):刚才发现电瓶车的图片已经失效,上易百客官网一查发现不知何时已经变成出租单车了。我也确实觉得电瓶车不太适合无插桩的出租模式,只能说创业不容易,过去一年在深夜里满学校换电瓶的工作人员,各位真是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