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大四以来,我一直脱产在实验室或者公司干活,算来已经两年没有上课了。远离课堂以后,学生的身份感未免稀薄。老实说我并不怀念本科的课堂。在记忆里永远是怀着履行职责而已心态、念着ppt的老师,以及台下各行其是,或是昏昏欲睡的学生。我无意指摘交大的本科课堂问题,事实上在唯科研成果的教授评判制度下,漠视本科教育是非常自然的结果。

但是上课时却有一份好处,即任何任务都是短线的,已被合理规划的。尽管当时学的不少课程事后证明用处非常有限,属于过时的计算机教育的遗产,但是此时回想仍度过了充实忙碌的学习生涯。毕竟是一步一步脚印走过来的,结果也是可以预期的。而做科研则是长期的,自我规划的。有时并不是我不愿意规划,而是实在不知道接下来的是什么直到继续往下做。这种身处战争迷雾般的感觉有时颇令人沮丧。

虽然在这个时间点我还没有开始我的PhD生涯,但自从来海波处后我一直以PhD新生的要求规范自己。而事实上PhD确实就是一份工作,你得到助研工资,同时被期望有所产出。诚然如此,不得不承认我还是常常进入自制力的陷阱,度过大块毫无效率的时间。一方面这是由工作性质影响的(debug时你可能花费非常多的时间只解决了一个愚蠢的错误),另一方面由于长期脱离按部就班的生活,我发现自己已经颇为脱线。在获得完全的时间支配权的时候,人的自律心未必能和之匹配。绝对的自由需要绝对的自律,否则只是被习惯和惰性支配,并配不上自由二字。

我自然而然意识到了这一点:从高中到本科再到研究生,我的时间支配权增加了,而我的时间管理系统也应该升级了,来适应更灵活复杂的情形。这也是我gap的这一年的自我修炼的课程之一。

经过一段时间的survey,测试和自我反思,我得出了一些较为适合我个人的结论。

  • 生活应该以自我学习为中心,娱乐和休息为此服务。在申请季我曾有一段时间的失眠史,为了打发时间我试过许多方式,最后发现脱离正业的娱乐是非常无趣的。所谓忙里偷闲,这才是娱乐的意义所在。

  • 早起是一天效率的保证。晚起会引起人的罪恶感,从而增加焦虑,造成恶性循环。这就要求晚上能够做到尽早睡觉。睡前脱离电子产品、建立床与睡眠的联系,都是很有效的方法。

  • 在屏幕上显示巨大的时间。能够更加增强你对时间的掌握感。

  • 保持日常运动。事实上我注意到保持一个好的身体和精神状态对于效率有非常直接的作用,能够让你敢于直面棘手的工作。

  • 良好的心理暗示。形成一个良性循环。

人克服惰性、缺点的过程往往是长久的、困难的、复杂的、反复的。似乎我每过一段时间就会突然意识到效率的重要性,然后开始给自己打各种鸡血。长期看效果似乎不一定持久。但是我相信这种与惰性挣扎的姿态正是人有趣和可贵的地方。